前面的部分



神社四周圍,常也是小店林立,各式樣的紀念品、御守、紀念衫,琳琅滿谷。一夥人擠著,愛不釋手。

志志瞧見的一些個布條,是掛店門口的。嗅的出傳統“阿本仔”的精神,綁帶上寫著“合格”,再劃上大紅點點,看樣是設計給人大考前用的,挺有氣勢,破釜沉舟的派頭。志志本想尋個布條寫“大賣”,綁額頭上,未來一年要是上廣播談話節目,可以戴著去;可惜,或許是銅臭味兒太重,沒人設計成這款式。志志的新年小小新希望看樣是礙難達成。

 



在神社抽籤論運命有些規矩。抽到爛籤要繫在杉樹上,抽到好籤要留在松樹上頭。
因為,“杉樹すぎ(Sugi)”的日文發音和“過去”相近,抽到壞籤文,要綁在杉樹上,讓厄運過去。“松樹まつ(ma-tsu)”的日文發音和“等待”接近,抽到上上籤綁在松樹上,意味等待著好運降臨。不少名剎古寺,遊客如織,香火鼎盛,生意興隆,財源廣進,沒法提供這許多樹給人綁,腦袋轉了便都立了一排排木架子,像曬衣架似的,掛上滿滿籤文,也算是地狹人稠的變通方式。

寫祈願牌牌掛樹頭,更是大家都愛。願望是五花八門,千奇百怪,實現與否不打緊兒,反正有夢最美。


 

在明治神宮有許多婚禮進行著,一整排面無表情人走著,奏著低沉慢節奏的樂,如此場景總是吸引大批人駐足圍觀,志志湊熱鬧也拍來幾張。

 

  

瞧這新嫁娘的禮服,總感覺與星際大戰裡皇后(Queen Amidala)的造型有幾分神似,算是另類嫁紗。

 
 

穿著傳統和服的美麗女孩很快便會成為觀光景點,大夥兒都要拍上一張,排著隊等。肚子裡咒著死觀光客,還要面帶盡責的微微笑,真是為難她了。

 


從Google Earth 看明治神宮

檢視較大的地圖








因為戰爭,在山腰立下了平和之鐘。

蒼生芸芸,又有何人不是期盼著天下太平、國泰民安?

窮兵黷武還不都只是貪婪政客的狂傲野心,征伐之惡,禍殃百姓,塗炭生靈。

鐘響著,平和之聲揚,山中無雲,夕陽長空,多美麗啊。望遠山,胸開懷,心由衷願,願天垂憫,願此景長。











東京是繁華大都市,蜘蛛網似的地下鐵道,小鳥巢穴似的摩天住宅,稠密富裕,寸土地都是金。雖是泱泱經濟大國,路邊還是都有流浪漢,拖著一身家當,陽光兒底下取暖。

  

  

要住東京的飯店,肯定要先有適當的心理準備。房間裡通常是一張床擺著,恰好剩個走道,僅容一人通行,甭提旋馬,連志志轉身都會碰到手肘,當真不理想。憶起兒時鄉下老家,庭院兒廣,能追逐,能奔跑,一時間給圈進狹小籠,大大適應不良。還有啊,日本是不禁煙的國家,飯店房間裡都是菸味兒,再配上暖氣烘烘吹拂,給醺上了那是會讓人眼紅落淚,涕泗橫流。

雖然空間窄狹,店主人還是會取上“Villa”之類的名,千萬千萬不要有過度遐想,這標示與內容絕對兩碼子事,一定不相符。小橋、流水、假山、游泳池…徹頭徹尾不切實際,看倌兒還是夢裡尋吧。

  

 

  

  

 

飯店裡頭,大盤盤整堆的帝王蟹,紅通通實在誘人。肉是鮮美甘甜,偏偏啊,要嚐滋味,總是得先用利刃剪開硬殼兒。蟹腳像是玫瑰帶刺,剝殼時總會給扎上好幾回。自然界是公平,要貪嘴,終究該付出代價。志志小心翼翼慢慢剝著,要大口嚼那是不能。

  

 

成堆的帝王蟹

  

 

  

是小時候故事書聽來的,說日華間的文化淵源深。在出國門前,志志還懷抱憧憬,一心想倚仗漢字走天涯。在日本的餐廳裡頭,志志深深體會了文盲之苦。菜單上的龍飛鳳舞,平假片假一字不識,只零星找到了一些個漢字,還僅是菜單的大項分類,像是:漬物、鍋物、燒物、煮物、蒸物;邊頭上還有“揚物”、“吸物”,志志一時臉紅心跳,不敢正視。

店員多半不大會說英文,就算說了咱們也不一定聽的懂。他們一付視志志為同鄉的樣子,呱啦吧啦,講上一大堆話。直到志志囁囁吐出幾個英文字,他們才了解這是新來的文盲傻子,閉上嘴省了口舌。糊裡糊塗靠手指隨機點了晚餐,送上什麼也就吃了,填肚子,不挑嘴,算是隨遇而安。

說真個兒的,日本的食物不如何對口味。味增湯鹹,火鍋味淡,泡菜火辣,連章魚燒都不章魚燒了。

志志一直嚷嚷著,要回台灣,回去吃“道地”的日本料理,對不住,沒見過世面,童言無忌,您萬萬別太介意。

 

  

 

雞肉串燒

  

 

 

肥蘆筍炒蝦

  

  

 

  

章魚燒

  

  

 

甜美生魚片

 

 

奶油玉米

 

 

雪地裡的蘿蔔湯,特別好喝!!

  

鍋物,原來日本人也喜歡在桌子上擺火爐......

 

 

 

超優甜點,大好吃!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外科失樂園》志志看世界

surge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