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正港鄉土庄腳人,志志深深以為,在白雪皚皚的山林間,能來一鍋熱騰騰,香噴噴的大火鍋是最最享受。偏偏這些個捲毛金髮外國佬習慣啃些乾麵包、烤肉塊、馬鈴薯、醃漬蔬菜,雖然很鹹、很硬、很難嚥,不過瞧他們還是養得人高馬大,頭好壯壯。

 

志志在那兒頭一回見識傳說中的瑞士火鍋,這應該算是少數會在餐桌上點火的料理。

第一個端上來的是乳酪鍋。加上點葡萄酒煮成熱熱軟軟的乳酪,配上一籃麵包,讓人用叉子沾著吃。口味還行,但千萬別沾了過頭,那可會像是塞了滿口鹽巴,不敢領教。

    

 

吃過乳酪鍋,服務生換上的是這樣的白鐵鍋,有著奇怪形狀。仔細瞧了,裡頭盛的是黃澄澄的油。這鍋是給人油炸用。

 

一整大盤生肉擺著,切成小塊小塊,牛豬雞肉都有。用長長的叉子,把肉叉牢靠便能下鍋。靠著小小酒精燈的努力加熱,鍋裡頭響著劈哩啪啦,稍安勿躁,急不得。

起鍋的肉,表面看來都熟了,裡邊可不一定。和著幾分血腥生肉嚼,也算是茹毛飲血。可以配著辛辣醬汁,也可以灑上胡椒鹽,假裝是“正好味鹹酥雞”,聊慰思鄉之情。志志推薦,胡椒鹽是上好的旅遊良伴。

嚼著肉,可以配配啤酒,挺對味兒。

  

酒足飯飽後,還有這樣一大盆巧克力鍋,是讓人沾著水果吃。串了長長水果串,算是開開眼界,也給肚子有了交代。

 

 

 

 

創作者介紹

《外科失樂園》志志看世界

surge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