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如麻的人體試驗  

《Curiosity Channel》殺人如麻的人體試驗

Miss Cu(白映俞) & Mr. Cu(劉育志)

 

不若數學、天文、化學等等在人類史上發展之久遠,

醫學是門相當稚齡的科學,

二十世紀的初期算是醫學發展突飛猛進的時刻,

然而能如此迅速的發展,

許多就是憑藉著「人體試驗」的力量。

 

印在1,000日圓紙幣上的野口英世,

是日本著名的醫師及細菌學家。

他在美國洛克菲勒醫學研究所任職,

19118月發表「梅毒螺旋菌純粹培養成功」的論文,

轟動醫學界,甚至被提名諾貝爾生理醫學獎。

然而同年他從他培養的梅毒菌抽取物質,命名為luetin

用來做皮膚試驗,目標是做出像結核菌皮膚測試一樣的東西。

能夠靠一些皮膚注射而診斷此人有無感染梅毒。

野口及助手先自己試過,

確定這種作法安全不會感染梅毒後,

完成了約571名人體試驗,其中315人原本患有梅毒。

而實驗中需要沒患有梅毒的對照組,

因此野口英世找到15位醫師與孤兒院一起合作,

對照組的對象含有462歲到18歲孤兒院的兒童和未成年人,

還有190名成人或小孩因其他疾病住院者。

在當時,沒有什麼“同意書”或“知情同意”等等規範。

孩子們也就糊里糊塗地成為實驗的一份子。

 

此論文一出,醫學機構本來也沒什麼意見,

但社會大眾獲知後,強力譴責孤兒院、兒童醫院、及醫學機構。

許多民間組織開始想立法禁止醫學的動物及人體試驗。

反對的聲浪主要在於擔心這樣的測試方法可能會讓人染上梅毒,

確實也有家長決定按鈴控告實驗導致孩童罹患梅毒。

不過後來此案沒有真正進入法律程序審理。

梅毒檢測   

另外還有個關於梅毒惡名昭彰的實驗。

19461948年間美國在瓜地馬拉進行的人體實驗,

他們想看看盤尼西林新藥治療梅毒的功效,

於是先讓處在精神病院、國家監獄與軍營裡696位受試者,

在未被告知下以各種方式感染梅毒,

再投以盤尼西林新藥治療。

但結果是否每個人均治癒則不得而知。

美國政府在2010年為了這起事件對瓜地馬拉正式道歉。

 

看到這裡,人體試驗的多樣性不禁令人發慌。

也不難了解,

為何電影裡有許多人體試驗與蛇蠍心腸的醫師有關。

這些怪醫師專門創造變種生化強人,

或從事慘無人道的活體實驗。

像是V怪客裡的拉克希爾拘留中心,

X戰警裡史崔克上將的實驗工廠,

神鬼認證系列裡的傑森‧包恩,

亦被絆腳石行動訓練官將自由意志以及道德思想全部抹滅。

 

起先醫學介入自然,是因為“不想生病,不想死”。

醫藥進步,是以回復人類“正常功能”為目標。

但接下來更多掌權的人發現,

「人體試驗」能研發生物戰。

有些實驗的目的是如何摧毀大批人類,

有些實驗目的在於創造出超強人類。

「人體試驗」的目標,變成是要肆無忌憚地取得支配權。

而人體試驗中個人的身體傷害甚至死亡,

不再是為了拚上自己,獲得一絲治癒的希望,

或為了帶來全民的福祉,

而只是滿足私人(或說執政者)的慾望。

 

以「醫學試驗」作為人類歷史上可恥暴行藉口的,

屬二次大戰中日本及納粹的作法為最。

731   

設在中國滿州的軍事單位七三一部隊,

為日本關東軍研究細菌、實戰、濾水設施、及細菌製造的部門。

不過,表面上這個部隊是研究防疫與給水系統,

以健全軍隊讓軍隊免於疾病攻擊。

實際上七三一部隊是以細菌戰為中心任務,

研究對象包括中韓蒙俄與少數英美俘虜,

確切人數不明,不過死亡的各國戰俘相當多,

在這裡的受試者並不具備“人的身分”,

所有的實驗對象稱為「丸太」(圓木),並不稱某某人。

七三一部隊總共執行1千種以上的各式人體試驗,

包括讓囚犯感染疾病後,施行不加麻藥的活體解剖,

用囚犯測試新武器及新細菌病種。

後來讓將近六十萬的中國人死於生化炸彈。

 

二次大戰後七三一部隊沒有遭到明確審判。

許多前七三一部隊的成員還加入了日本醫療組織。

甚至領導了日本最大的製藥公司。

原因據傳是這些研究結果都是絕無僅有的,

非常有助於美國發展生化武器,

幫助了美國及日本在戰後迅速建立生物科技的霸權地位。

 

納粹統治時期,亦對為數眾多的犯人實施人體試驗。

總共有23位醫學權威與領導人被控為納粹執行研究。

(其中20個是醫師。)

對象大部分是猶太人,也有波蘭人、俄羅斯人、或殘障的德國人。

相較於七三一部隊不明朗的實驗結果,

後來的紐倫堡審判將許多納粹的實驗公諸於世。

例如透過一千五百對雙生子做的實驗,

醫師們研究基因方面的相似與不同,致力於操控基因,

希望找出快速消滅種族繁衍的方法。

實驗的最後只有二百名實驗對象存活下來。

 

還有為了研究如何幫忙戰爭中受傷的士兵,

集中營裡的戰俘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

被挖下骨頭、肌肉、和神經,移植來移植去,

許多戰俘因此斷手斷腳,極端痛苦。

icewater   

還有實驗要研究如何治療低體溫,

這時的對象主要為俄羅斯族群的犯人,

研究者將他們放入各種極限環境(低氣壓或低溫),

以觀察他們的生理狀況,再測試回溫的辦法。

直到現在,在人體如何面對極度冰冷這個主題上,

絕大部分的資料就是從納粹的實驗取得。

高度測試   

在部分集中營還有關於絕育、毒氣、瘧疾、炸藥等方面的實驗。

這些匪夷所思的實驗大都用上百甚至上千囚禁者。

其中能倖存下來的不到一半,有些甚至僅十分之一。

納粹集中營裡死難者的鞋子堆積如山  

 

長達140天的紐倫堡審判結果,

二十三人中的十五人被判有罪,

有七個人被釋放,七人被判死刑,

其餘的人分別被判十年的監禁到無期徒刑。

紐倫堡審判   

其中幾個犯人反駮,

認為他們的實驗與戰前的實驗並無不同,

且法律上也沒有任何對實驗的規範。

何罪之有?

 

因此,“紐倫堡守則”和相關連的“赫爾辛基宣言”因運而生。

我們這裡就不一一解釋條文。

總結來說,過去「人體試驗」沒有任何規範,

在這些宣言訂下後,

開始要求醫學實驗要非強迫性地招募受試對象,

要讓受試者簽屬“知情後的同意書”,

並要考慮對受試者的利益,不能罔顧人道。

同時,這些實驗需要以增進福祉為目的。

 

其實,納粹底下的醫師並沒有說錯。

後來,英國和美國都被起底,在二次大戰前和二次大戰時均做了許多不人道的實驗。

像英國為了測試毒氣會不會對不同人種的皮膚造成傷害不一樣,

就拿印度英軍及純種英軍做試驗,對他們砸下毒氣。

或像是美國哈佛大學的調查團,

為了確定病原體及疾病,

在秘魯用秘魯疣的組織液注射到救濟院收容者的皮膚。

 

甚至,在“紐倫堡守則”誕生後,

大戰後的強國依舊罔顧病人(或普通人)權益,

繼續進行許多不符合道德規範的人體試驗。

 

美國在1932年至1972年間,以免費治療梅毒為名,

400名非洲裔男子進行一系列的人體試驗,

事實上是想要在不治療下,觀察跟蹤疾病的自然演變過程,

稱為塔斯基吉梅毒試驗。

即使在1947年,青黴素成為梅毒的標準用藥。

研究人員依舊阻擾受試者接受治療,

繼續讓實驗持續了25年之久,直到被媒體披露為止。

因此此實驗被稱為「醫學史上延續最長的人體無治療實驗」。

塔思基吉梅毒試驗   

為了瞭解甜食與蛀牙之間的關聯,

瑞典對精神病患餵食大量的甜食,

雖然成功地連結“甜食”與“蛀牙”的關係,

但留給這些病患一口爛牙。

 

到了1966年,麻醉科醫師亨利‧比切寫了一份報告,

描述了22個病人完全不知情的醫學實驗。

大眾才得知,有些實驗可是在病人不知情的狀況下,

對病人血管注射進惡性腫瘤的細胞,

(病人知道的是,他們被注射了“一些細胞”,不知道是“癌細胞”。)

而且這些實驗,發生在美國一些頗負盛名的醫學中心,

其結果也登在著名的醫學期刊裡。

比切醫師的這份論文點出昭然若揭的事實,

迫使聯邦政府對臨床研究的行為作出了規範,

因而催生了1978年的貝爾孟特報告(Belmont Report)

明確規範出人體試驗在對人、對利益、對正義三方面的準則。

 

但,這些規範之後,

就能讓人體試驗走向坦途嗎?

我們下集繼續囉。

 

相關文章:

《Curiosity Channel》當人體成為試驗品

 


加入志志的粉絲團

 

 

 

 

 

更多精彩的話題都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外科失樂園》志志看世界

surge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from Wiki....
    Hans Conrad Julius Reiter ==> Reiter syndrome
    As a member of the SS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Hans Reiter designed typhus inoculation experiments that killed more than 250 prisoners at concentration camps like Buchenwald. He was an enthusiastic supporter of and participant in enforced racial sterilisation and euthanasia. After the Nazis were defeated, he was arrested by the Red Army in Soviet Union-occupied Germany and tried at Nuremberg, where he was found guilty of his involvement in the deaths of hundreds of inmates at Buchenwald. He was interned at an American prisoner-of-war camp.
    In 1977, appalled by his war crimes, a group of doctors began a campaign for the term "Reiter's Syndrome" to be abandoned and renamed "reactive arthritis". In 2009 the campaign began to become successful and the term "Reiter's syndrome" is increasingly anachronistic.
  • 訪客
  • from Wiki...
    Friedrich Wegener ==> Wegener's granulomatosis
    In 2006, Dr. Alexander Woywodt (Preston, United Kingdom) and Dr. Eric Matteson (Mayo Clinic, USA) investigated Dr. Wegener's past, and discovered that he was, at least at some point of his career, a follower of the Nazi regime. In addition, their data indicate that Dr. Wegener was wanted by Polish authorities and that his files were forwarded to the United Nations War Crimes Commission. Finally, Dr. Wegener worked in close proximity to the genocide machinery in Lodz. Their data raise serious concerns about Dr. Wegener's professional conduct. They suggest that the eponym be abandoned and propose "ANCA-associated granulomatous vasculitis."[16] The authors have since campaigned for other medical eponyms to be abandoned, too.[17] In 2011,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Rheumatology (ACR),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Nephrology (ASN) and the European League Against Rheumatism (EULAR) resolved to change the name to granulomatosis with polyangiitis.[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