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頻道 面試1    

《好奇頻道》面試前,讓我們翹個腳吧!

/白映俞、劉育志

 

假日的門診區原該冷冷清清,今天卻大不相同。候診區裡擠滿了人,卻靜悄悄一片,大多數人都低著頭埋在書裡。

原來今天這裡是外科專科醫師的口試會場。

外科醫師算是願意接受挑戰,抗壓力也極高的一群人,通常會被醫院的同事形容是「心臟很大顆」的角色。

然而遇到專科醫師口試,談笑風生的外科醫師也噤了平時的大嗓門,

多數人選擇低著頭看手機、看筆記,有的人雙手抱胸、閉目調息,原本在休息時會大剌剌張開的腿也縮了回來,深怕會應付不了口試小診間裡豺狼虎豹似的外科大教授們。

 

當我們面臨挑戰時,常常會不由自主地將自己渺小化。

我們的心智改變了身體語言,看看這群至少受訓滿四年的外科醫師低頭抱胸的動作,在在透露出正處於擔心、不知所措的氛圍。

身體語言除了會透露自己心裡的緊張外,還有些人是刻意地將自己變渺小。

我們相信用這樣的身體語言會影響別人怎麼判斷自己,

因此在這樣一個面試的場合,我們保守地選擇不出錯的做法,希望讓自己看起來不是個浮誇的年輕人。

 

所以,當我們想到身體語言的溝通,我們會想到怎麼靠對方的身體語言判斷他人,進行良好的溝通;也會想著別人怎麼判斷我們。

但是,我們很少會想到,身體語言其實也會改變我們的想法

 

好奇頻道 面試2  

來自哈佛商學院的Amy Cuddy與來自哥倫比亞大學Dana Carney做了個實驗。

他們找來42位受試者,並把他們分成兩組,

一組人被要求做出具有掌控權的動作,像是把手臂大大地張開、把下巴抬高、或是雙手叉腰,任選兩個姿勢各做一分鐘,也就是總共兩分鐘的意思;

另一組人被要求做出兩種低姿態的動作各一分鐘,可能是摸摸自己的脖子、低著頭駝著背、身體蜷曲著、讓自己看來小小的,亦是共兩分鐘。  

 

為了不讓受試者受到暗示,所以研究員幫受試者貼上心電圖的電極片,

然後跟受試者說:「為了準確測量心臟的生理反應,所以需要保持某個特定的姿勢。」

如此一來就不會讓受試者察覺到該姿勢的意涵。

這樣就更能確認是「由姿勢影響賀爾蒙的變化」。

好奇頻道 面試4 

 

在做完姿態實驗之後,隨即會進行賭博測試。

研究員給每一位受試者2塊美金,受試者可以選擇保留2塊美金,或者參與賭博以贏得4塊美金。

亦即用「願不願意接受賭博」來衡量風險承擔能力。

  

實驗過程都有錄影證實研究對象有照指示做動作。

在這兩分鐘的之前與之後,研究者會收集受試者的口水,而且趕快拿去冰凍起來,

以研究其中睪固酮賀爾蒙(testosterone)及腎上腺皮質醇賀爾蒙(cortisol)的濃度變化

 

我們需要先解釋一下為什麼是這兩種賀爾蒙。

人類及其他動物裡,睪固酮的濃度可以反映及強化主宰權力,增加支配的行為

而且,這些行為還會繼續進一步地讓睪固酮濃度繼續增加。

 

例如當我們想要進行一場對決,或是已經對決成功後,體內睪固酮的濃度會上升。

相反的,假如我們輸掉這場比賽的話,體內睪固酮濃度就會下降。

 

而我們體內除了睪固酮賀爾蒙會影響力量的展現之外,還有另一個壓力賀爾蒙─腎上腺皮質醇─也值得一提。

握有權力的人常常會有較低的「基礎腎上腺皮質醇」

 

雖然有時在醫學上,我們會抽血檢測病人是否有「急性」或「短期」的腎上腺皮質醇升高,來看看他們是否能有適應或應付突然間病痛的能力;

然而,若是「慢性」或「長期」的腎上腺皮質醇升高,則會發生在一些權力較低的人身上,和部分免疫功能失調、高血壓、及記憶喪失有關。

有些學者認為低權力位階的族群容易有與壓力相關的疾病,部分原因就起因在長期升高的腎上腺皮質醇濃度,讓他們對壓力反應太大。

 

靈長類裡的強勢男性有大量的睪固酮和低量的腎上腺皮質醇,高效能的領袖人物也有大量睪固酮與低量的腎上腺皮質醇

代表著強勢領袖有著高睪固酮強化支配統治、肯定果斷、也充滿力量,另外還配上了低腎上腺皮質素讓他不要對壓力反應過度,能輕鬆以對各種情境。

於是這個研究為了探討個人會不會因為姿勢改變造成身體也產生「強勢」的力量,就選了這兩種賀爾蒙做探討。

 

結果Amy CuddyDana Carney發現,

在擺出有掌控權姿勢兩分鐘這組人的血液裡,「代表力量」的睪固酮濃度中增加了20%,而「反應壓力過大」的腎上腺皮質醇濃度則減少了25%

相對地,擺出低姿態兩分鐘的這組人睪固酮下降了10%,但腎上腺皮質素增加了15%

 

而在賭博測試中,有86%擺出有掌控權姿勢的人會選擇賭博,但只有60%擺出低權勢姿態的人會賭。

研究人員由此推論,擺出掌控權姿勢的族群對風險的容忍度也提高了

 

這份刊載於2010年《心理科學(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上的論文指出,

只是具體做出兩分鐘身體姿勢的差異,已經足以讓一個人由外而內地改變,讓心智系統及生理系統都更能應付複雜及有壓力的環境,還可能會促進建立信心及增強表現[1]

我們可以先假裝,假裝自己很有力量,而隨著時間過去,這些小小姿勢上的變化可能會繼續強化我們的生理及心理的健康。

作者建議,「用身體改變生理及心理」這一招可以用在工作面試、對大眾演講、向老闆提出異議、或是承擔盈利頗豐的風險等時機

只要在自己的房間、電梯甚至廁所裡認真地擺出「充滿能量的姿勢」,心理和生理都會因此而獲得力量。

對於頹喪、充滿無力感的人們應該會大有幫助。

 

容我們再想想,大多數的動物其實也都是讓身體成為自己的主宰嗎?

事實上,從魚類、爬蟲類、低等哺乳動物、到與我們關係最密切的靈長類,都會以先表現出伸展姿勢讓體型看來更大,接著再展現有力量的行為動作

就算我們不考慮關於力量或權力這個層面,吃美食、聞精油、或性愛的刺激,不也都是身體的活動,讓大腦接受到感受後由外而內舒服的例子。

也有學者指出,太極和瑜珈也是靠著姿勢的改變控制了大腦,因而帶來身體及心智上的健康。

看看這個在浴室自我激勵的女孩,隨著她的張開的雙臂揮舞著,相信任誰都能感受到她滿滿的力量。

        

 

所以,不要等到當上經理人才開始翹腳,而應該要藉著自己的身體擴張領土,讓心智上也有力量躍升。

不過應該有人還是會搖搖頭說:「這樣聽起來也太假了吧。我明明是落衰到不行,難道還要假裝自己是個A咖嗎?假久了,難道真的會是我的?」

哈佛研究者Amy Cuddy深知有些人並不想要聽起來這麼假,就算達成目的也懷疑自己像個騙子,是個假貨,因此她在TED上分享了自己曾經不配成功的故事

Amy Cuddy說,她在19歲時發生嚴重車禍,導致腦部重傷,智商大降,讓她比同儕多花了四年才完成大學學業。

她接著掙扎地進入普林斯頓,就在第一年研究生演講前夕,她嚇壞了。

她怕被大家看穿她就是個智商不足,不配進入普林斯頓做研究的學生,因此打電話給老師說她準備要落跑了。

她的恩師告訴她沒這回事,要Amy Cuddy假裝自己是個正牌合格的學生,即使腿也癱了、內心也怕死了、還是要繼續講,直到這件事情內化到她的一部分為止。

靠著這些叮嚀,Amy Cuddy熬過去了,甚至還成為哈佛商學院的助理教授。

 

之後,有個女學生垂頭喪氣地來辦公室找Amy Cuddy,說自己「不配在這裡」。

在那時刻Amy Cuddy突然發現兩件事,一是自己再也沒有這種「不配在這裡」的挫折感,另一是她要幫助這個同學假裝,然後成功。

Amy Cuddy對這位女同學說了恩師對她曾說過的話,要女同學假裝自己充滿力量,幾個月後,這名女同學真的脫胎換骨。

因此Amy Cuddy強烈建議大家,不要等到成功才要展現力量,在成功之前都表現出畏首畏尾或緊張兮兮的模樣。

而是要先假裝自己很有力量,不管在電梯、在洗手間、在自己的桌子前,都可以靠著改變身體姿勢成有力量的動作兩分鐘,

這樣持續內化的功課能讓自己得以表達最棒的那一面,之後就會讓自己真的變成個有力量的成功者。

 

這聽起來也太勵志了。

怪影片從201210月上線之後,馬上躍升為最多人觀賞TED影片的前三十強。

當然,如果我們這輩子就只做這麼兩分鐘的有權勢姿勢,應該是不會因此而影響人生的。這個過程更重要的該是持續累積與正面回饋,要像燕麥片廣告詞所說的「天天吃、不間斷」,才能不斷發揮更正面的力量。

記住囉,下回面試前,翹個腳,讓身體充滿能量吧!

 

 


[1] Carney DR, Cuddy AJ, Yap AJ. Power posing: brief nonverbal displays affect neuroendocrine levels and risk tolerance. Psychol Sci. 2010 Oct;21(10):1363-8.

, , , ,

surge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